精品的存在模式竟與環保理念背道而馳?
 

奢侈品為了維護品牌價值與高端消費者的黏著度,就算是過季品也堅持不打折,寧願選擇大量銷毀掉這些還可以使用、完好無缺的庫存商品……

2018年 Burberry 焚燒掉價值11億商品包含服飾、化妝品與香水,造成社會與環境專家抨擊;也在2017、2018年,卡地亞、萬寶龍的母公司——瑞士歷峯集團,陸續銷毀了價值2.03億歐元的手錶……

非營利組織「時尚革命 Fashion Revolution 」共同創辦人 狄卡斯婥(Orsola de Castro)就曾說過Burberry 燒掉的不是廢棄物而是多餘商品,這是非常不同的概念。那些都是完全可以使用到的東西,但主要目的就是不要流入低價市場讓錯的人穿到。

精品之所以是精品,是因為品牌方透過其商品的高價位建立,成為市場上不可取代的稀罕性存在,利用了反經濟學中的一個理論稱作「韋伯倫效應」,說明人們為了給自己身上彰顯附加效益進而選擇炫耀性消費的一種現象。

不只上述品牌,還有 LV、GUCCI 及相關連鎖服飾等……金額高達上百億的庫存商品,都被葬送在維護品牌稀缺性的理由上,種種案例表示了精品的存在模式與環保理念實在很難持一水平然而……也許能改善這浪費狀況的捐贈精品行動也是因為種種因素難以去執行。

精品無法捐贈的原因
 
精品捐贈出口至經濟相對弱勢的國家居然還會被拒絕?

以非洲各國政府為例,為什麼不願意收售捐贈的精品呢?原來是外來服飾已經嚴重影響到他們自己的紡織生產業,這些年由於國外二手衣服、服飾品牌切貨與各樣出清品出售,目前工人以從50萬減低致不足2萬當地的服裝工業基本也被這些外來出清產業給摧毀……光是在迦納,西元1975~2000年期間紡織業就業率就大幅下降了約80%左右。

因為發展精品、快時尚產業鏈所延伸的種種狀況,間接影響其他國家的二手服飾出口,供需失去平衡,導致各國都有大量二手服飾滯留、堆積、焚燒問題也近一步地增加對環境的傷害,這些負面效應帶來的循環魔咒該如何才能解脫?

不只是這樣的理由,許多民間協會使用捐贈精品的名義,進行勸募、義賣的公益活動,其中非法成立的募款公司瞞天過海偽裝成合法,成為了被有心人利用募來的精品經濟犯罪、洗錢的工具,這種踐踏善心的詐欺行為實為不可取,而品牌公司為了名聲必須更加小心謹慎,間接少了很多捐贈的機會。

品牌地位與環境保護該如何抉擇?
 

就算經過2018年 Burberry 焚燒事件,歐洲聯盟禁令新法,以捐代毀,27成員國都適用來嚴禁精品業大量焚燒商品,但也沒辦法完全讓製造與需求的數字吻合,總會有大量庫存需要處理,而被發現的焚燒行為可能也只是冰山一角。

在維護品牌地位與環境保護的岔路,精品業所做的每份抉擇都將挑戰並衝擊著環境與人類經濟共存的歧異點,或許,我們也可以好好想一想……

 

身為消費者的我們每一次購物,又將對環境做出何種影響與貢獻?

原來每一次的消費,都在為我們想要的世界投下一票。

 

每個人都有購買自己喜歡品牌的自由與權利,倘若有更好的利己利他選擇,我們是否真的願意捨棄固有思想而去展開對我們來說相對陌生的新行動呢?

我們所擁有的精緻生活,不該變成只能靠品牌商品來加給,腦中的文化知識、行為所存在的氣質涵養、心中能同理人的豁達善意,才能完成一個人給人們的印象風格。

 

品牌迷思少一點,不過度崇尚名牌精品,我們也能做下對環境更加善意的選擇,或許哪一天精品業也能改變經營模式,開始注意起環境的永續發展,讓精品在成就上流經濟的同時,也能搖身一變,讓時尚變成一種良善循環、當起美的帶頭模範。

 

80percent循環時尚轉售平台致力於循環衣物永續時尚議題推廣

一起做個有意識的消費者

 

此篇參考資料:商周 https://www.businessweekly.com.tw/management/blog/3004661

文/圖 80percent循環時尚-編輯部